专访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告诉你一个真正的无人机市场

A- A+
2

“无人机系统是个有机整体,优秀的无人机集成化程度很高。飞控、云台、相机、图传等,所有东西都是围绕飞行平台来定制的。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像手机那样的通用方案,每个领域都需要多年积累才能完成,因此,无人机创业还是有一定技术门槛的。”

——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

写在前面

随着技术发展,尤其是智能手机的发展,很多传感器的技术逐渐成熟,特别今年以来,资本的追逐,加上Google、Amazon等几大巨头纷纷布局无人机项目,整个无人机市场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现阶段,无人机主要应用于航拍、物流、军警、农业、边防等市场,规模最大的仍然是航拍市场。

其中,中国南方的大疆创新凭借其大众级无人机产品在全球市场上一路披荆斩棘,获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目前已成长为全球民用领域最大的无人机企业,大疆的市场主要集中在海外,国内占比不到20%,(占销售总额),但随着近两年影视和个人航拍的迅猛发展和2015年国内即将有序的开放低空等利好政策的消息,国内的无人机市场也变的越来越活跃。

互联网的发展拉近了人与人空间上的距离,国际化的市场运作也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甚至可以说从诞生那刻开始,无人机天然就带有国际化的基因。

那么,为什么全世界最大的小型无人机公司会出现在中国?

首先,军用无人机核心技术在发动机部分,但就民用领域而言,普通电动机就已经可以满足需求,也就是说发动机的技术瓶颈在民用领域并不存在。其次,在控制系统上,民用追求性价比,军用追求距离和高智能化,这些在民用领域要求也比较低,不存在发展瓶颈。第三,中国还有深圳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制造集成中心。

大疆的成功就是这种时代背景下的产物,而这些因素也使得中国具有了很好的无人机创业土壤。虽然媒体已对无人机商业进行过大量普及报道,但目前主流市场对无人机的了解还十分有限,而且无人机商业也并非只有大疆模式这一种。创立于2007年的“零度智控”,同样也是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

 

零度”的由来

一间将近50平方的办公室,布置显得有点单调,一张很大的老式办公桌摆满了各种无人机、云台和电路板。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杨建军出生于1981年,很难想象这个至少还算年轻的创业者,会在这个具有严重中年人审美情趣的房间里办公。

他看到我进来,慢条斯理的过来和我握手,不高,短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成些,以一种让人舒服的邀请安排我坐下,同时将早已准备好的名片递过来:总经理,杨建军。

这个即便光杆司令也要在名片上印CEO的年代,创始人的“总经理”抬头,总会让人觉得不那么“与时俱进”,与外界的浮躁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距离感。

如果把这种距离感视为低调,或许可以解释为何网络上鲜有“零度智控”的踪迹,但这个07年进入无人机领域的无人机创业公司,现阶段已在行业内做到了规模第二。这个营销和曝光率至上的年代,这种无声的沉默,与其成绩有一种强烈的反差。

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杨建军进入二炮某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并由此开始和航天结缘,而这段经历无疑也为后来创办零度智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公司为什么取名为‘零度智控’?”我好奇的抛出第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可能要从航天中‘归零’这个词说起,所谓‘归零’就是发现问题一定要解决,如果问题没有归零,就不可以进行下次试验。航天项目任何一个细节出点问题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所以做事需要非常非常严谨。”他最后想了想,认真道:“零度,就是希望能把智能控制的精度做得很高,误差做到0度。”而这段话,或许可以为他的创业之路作出最佳的注解。

 

多旋翼竞争之初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无人机市场主要是两块,一块是专业市场,盘子比较稳定,主要是军警、农业、边防等领域,技术要求很高,同时由于又是政府来主导,进入的门槛也比较高;另一块则是大众市场,现阶段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主要是个人用户对无人机的需求,比如个人摄影、娱乐,家庭使用等等。

现阶段无人机市场的发展已经历了大致两个阶段。2012年以前,这个行业主要是专业市场在主导。2012年以后,随着航拍等无人机应用的普及和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大众市场越来越火,逐渐超越了专业市场的整体容量和规模,整个市场开始向大众市场倾斜。其中,可以算得上分水岭的事件是2011年8月,大疆多旋翼无人机的正式投入市场。

大疆此前一直专注于单旋翼直升机,但是直升机的机械结构非常复杂,操作起来也很困难。与此同时,零度智控则主要从事固定翼的制造和研发,专注于测绘、军用等专业领域。直升机和固定翼是两种技术上十分成熟的机型,前者可以实现在空中任意位置的悬停,而后者的优势在于超长续航能力和超长距离航线飞行,两者各有侧重。

后来,大疆在拓展业务时,发现多旋翼原来是很个有前景的方向。无独有偶,杨建军也看到了多旋翼的巨大价值和广阔前景。

“多旋翼对人的操作要求低,机械机构简单,特别容易上手,而且对场地要求不高,成本也比较低廉,因此特别适合个人使用。这些特性,把无人机的门槛,从原来的做专业测绘、军警,一下子变成个人可以用的商品。”

2011年下半年,大疆宣布完成多旋翼飞控技术的研发,推出了第一代多旋翼产品。由于大疆在市场中的地位,和对大众市场渗透所造成的扩散效应,导致整个无人机市场在2012年发生了巨大转折,由此前的专业市场主导,逐渐转向由大众市场主导。

具体原因方面,杨建军这样说:“比如航拍,多旋翼无人机在降低航拍成本方面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之前是由直升机挂摄像机来完成,成本非常高,随着多旋翼无人机技术的普及,大众也逐渐参与到航拍当中,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市场突然被激活了,并愈发蓬勃兴盛,形成了远大于测绘、反恐、农业等专业领域的市场规模。”

近几年,随着智能手机中陀螺仪的大量使用,陀螺仪价格变得越来越便宜,导致多旋翼这种完全靠电子部分控制就能实现很稳定操作的无人机逐渐进入到大众视野。而大众市场,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慢慢形成。

零度智控涉足多旋翼是2011年年初,和大疆的时间相差无几,但推出产品是在2012年上半年,之所以晚于大疆几个月正式推出多旋翼产品,杨建军的解释是:“当时一个无人机领域非常重要的比赛——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举办的‘中航杯’无人机竞技大赛,零度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这件事上。”

“当时的大环境下,模拟无人机自动在航母上着舰的技术非常火热,我们的无人机可以无人操作的进行自动起飞和自动着舰,并挂住阻拦索,公司当时觉得这个技术很有前景,就配合了很多高校、研究所,给他们提供核心飞控参加比赛,并一举包揽了特等奖、一等奖和二等奖。‘中航杯’的成功使我们的飞控得到了业内广泛认可,并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零度智控的产品一度成为众多行业用户采购的首选。”

但另一方面,‘中航杯’这个事也耗费了零度智控相当大的精力,也导致在多旋翼的竞争上失去了先机。直到今天,杨建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依旧觉得非常可惜:“人家也在做,我们也在做,人家早了几个月出来好像一下子把市场都吸引过去了,我们也没办法,只好赶紧埋头干。”

2011年10月,中航杯结束,杨建军终于能分出精力来投入多旋翼产品的研发了,并于2012年五一假期前拿出了相应产品:“虽然可惜,但无论怎么说,在多旋翼领域大疆是第一,零度就是第二,当时就是这样的市场格局。”

 

相同的多旋翼,不同的市场理念

即便成功介入多旋翼领域后,行业用户依然是零度智控主要的收入来源。虽然杨建军准备在2015正式进军大众市场,但依旧保持着某种谨慎心态。

杨建军的专业研究背景是零度智控最初切入专业市场的重要原因,此前之所以没有急于进入大众市场,很大程度上出于他对消费级产品安全性的顾虑。同时,面对目前大众市场上做得最成功的大疆,虽然其战略思路值得称道,但是对他的市场经营理念,杨建军并不是持完全认同的态度。

杨建军坦言,开始并不看好大疆对大众市场的那种做法,即便他现在声称要作出改变,但依旧认为:“大疆把无人机做到越来越便宜,当时我们第一个担心是用的人太多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允许飞机满天飞,除非是很小的玩具,但如果你以一个很便宜的方式,把价格降得很低,用户量就会变得很大,这种方式你做手机可以,但做飞机这样是不对的,很可能造成安全隐患。”

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智能手机把大部分传感器的成本降下来了,比如磁罗盘,原来成千上万的东西,手机里面只有8块钱,这种消费级别的传感器很难保证不出故障。一万个里面有三五个故障是非常正常的。对手机而言,死机了重启就好,可对于飞机,一个传感器出故障就可能掉下来,最严重的是fly away,很多玩家也称为‘提控归’(即飞机失控飞丢了只能提着遥控器回家),几公斤的飞机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这是很可怕的。”

杨建军认为,成本的降低,意味着飞机机件和传感器精密度下降,原本航天级、工业级的传感器,下降到商用级,会带来较高的故障率。而相比地面,天空领域对故障容忍率是非常低的。一旦故障发生,飞机掉落,不管是砸到路人还是汽车,这种潜在的危险无法估量:“大疆可能更关心性价比,我们关心更多的是安全性。”

他将“安全性”视为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严格区分专业产品和大众产品,专业产品的使用者应该受过训练,必须是专业人员;普通用户的产品,重量应该在500g以下,泡沫结构。这种飞行器不可能飞得很高、很远,时间也不会很长,它需要被严格定义。即便真掉下来,泡沫结构也不会造成很大伤害。”

当然,大疆也有这样的区分,但杨建军认为,应该分得更清楚,比如,大疆把1.3kg的精灵放到大众用户层面,他持不完全不认同的态度。他似乎倾向于对法国公司Parrot坚持不做超过500g飞行器的观念,表现出某种赞赏。

毕竟,在大众市场中,企业销售无人机时用户并不知道无规范飞行可能带来的伤害:“企业把免责条款写得很清楚,但没有受过相关专业知识培训的用户不清楚,用户只有冒过险或看见飞机伤到人,砸到车,受到处罚时,可能才会想到手里所谓的玩具有多么危险。”因此,是否能说,企业因为免责条款而一点责任都没有呢?

这种初衷和认知,或许也可以视为杨建军在大众市场进展缓慢的重要原因,这个81年的不年轻的年轻人身上,似乎总有些老式企业家的风范——不想清楚就不干。但面对当下瞬息万变的市场,这种风范到底是优势还是劣势。

民用无人机误入敏感区域的事件层出不穷,一度让杨建军紧张,零度智控首先在飞控程序里增加了禁飞区,大疆虽然开始认为这件事应该由政府来做,后来或许受到压力,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杨建军甚至认为,如果无人机被滥用,有必要在飞机里增加一个卡,每次起飞前都要申报,这样便能掌握所有飞行动态。

姑且不管这个事合不合理,最终也未成行,况且也不是一家企业所能推动的。这种固执的态度一方面的确博得行业的认可,同时也会让他失去很多机会。杨建军声称:“想把这个行业尽可能做大,那我们就应该遵守一点东西,哪怕是国家政策没有明朗之前,我们也应该积极去引导。”

为此,零度智控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标准,他们认为手机上的智能传感器很可能是不可靠的,因此在有限的成本、有限的空间和重量上,提出一个多余度的飞控概念:“传感器可能会坏,没关系,8块钱的传感器会坏,我们就买2个,16块钱没贵多少钱,如果有一个良好的切换机制,当一个传感器故障,就切换到另一个,假设原来是千分之一的故障率,现在又多了一套系统,那么故障率就相当于千分之一乘以千分之一,甚至更低。”

但大疆认为,这样还不如把一套做得更可靠更有效。杨建军认为那样远远不够,固执己见的坚持这种观念,还是用两套系统来做:“行业还是需要些标准的,毕竟无人机是个特殊行业,不像其他的消费电子产品。”

 

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毫无疑问,算法是无人机的基础。但随着Google、Amazon等越来越多竞争者进入,各家在技术上的不断投入,势必会形成各具特色的无人机产品,仅用算法作为门槛还远远不够。为了保持绝对优势,以大疆为代表,开始将无人机技术向周边领域扩展开来,通过飞控、云台、相机、图传等系统完成一个技术拼图,以此来形成更高的竞争壁垒,是无人机领域目前较为先进的策略。

1、飞控,相当于无人机的大脑,是无人机飞行控制的核心部分;

2、云台,主要为挂载设备提供增稳,保持视频拍摄稳定;

3、相机,航拍无人机的拍摄单元,常见挂载有SONY、佳能、尼康等相机产品,但这些相机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因其并非专门为航拍而设计的,从而存在体积大、质量重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GoPro的HERO系列运动相机因轻便小巧、成像较好等原因被广泛应用于大众航拍领域,目前大疆和零度等公司也在自行研究在航拍中使用的专业相机;

4、图传技术,供操作者实时监控拍摄取景和飞行器的实时状态。

这四部分,虽然每项都有公司在做,但都要做到大疆那样的高度:“据我所知,目前除了零度智控,市场上好像还没有第二家。”杨建军显得很自信。

零度智控长期在专业市场耕耘的技术沉淀,使其进入民用领域显得游刃有余:“我们进入民用领域时,费力点并不在核心技术,有些核心技术反而能比其他公司更早拿出来。”

“航天航空有一套严格严谨的理论体系,容不得去试,必须有个很好的理论模型进行计算、仿真,仿真完了做相应的控制模型,计算出参数,一次可能就成功了,不允许你上天试一下,往左偏了就改一下参数”零度把这一套沿用到了民用领域。

杨建军说:“在做超音速靶标靶弹和东海某敏感岛屿飞行的时候,之前就做了大量的建模和仿真,上千次的仿真,如同我飞了一千多枚超音速靶标靶弹一样。”

虽然零度智控的无人机执行了许多重要的飞行任务,但由于涉及一些敏感话题,知道的人并不多,尽管如此,无疑也树立起了一种高度。比如其超音速靶标能飞到1.2倍音速等,类似这样的东西,可以向行业彰显实力,说明其的确掌握无人控制领域的精准算法,而这种出类拔萃的技术特质,的确可以让更多用户期待零度智控在大众市场的表现,从而利于其向大众市场进行转型。

“从专业市场转过来有很多好处,以专业市场的技术作为基础,我们进入大众领域的时候可能有更好的技术高度,同时又能倾听每个大众用户的建议,站在用户的角度去考虑产品的发展和进步。”因此杨建军认为,虽然零度智控向大众市场转型势在必行,也是公司未来的侧重点,但专业市场依旧重要。

现阶段,零度智控的主要产品,还是以专业航拍为主,比如他们的产品参与了爸爸去哪儿大电影的拍摄等,说起这些,还有个小插曲。

“之前有几个小伙子拿着大疆的产品在拍爸爸去哪儿,拍到电影时出了问题,大疆没有相应拍电影的设备,但电影又需要符合4K标准,必须使用像RED EPIC这样的专业设备,他们跑来找我们,我们就借了他们一套设备用于拍摄。”

原因也不难理解:“大疆为了降低成本,做的批量很大,用户有新需求时,他可能没有那么快的去反应,我们就占了这个先机。”当然最主要还是技术导向的零度智控,的确有能力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

“最开始5D相机出来后,大疆出来一款支持索尼5N和松下GH2,我们认为5D作为一个专业市场,保有量这么大,应该是个重点,我们就推出了5D的云台,大疆可能一下子觉得措手不及,反应慢了,后来我们觉得拍专业电影应该出RED EPIC这样更专业的飞机,大疆又没有,又慢了,这时候很多经销商用户会来找我们。”

当然,零度智控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推出大众产品,第一款产品的发布目前定在2015年年初:“这是个转折点,我们之前完全只做专业市场,对待客户的方式,运作方式,都是以专业市场为主,而现在我更喜欢那句话,‘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当你的技术能够影响到个人,影响到大众,这时候就是满满的成就感。”

 

不轻松的转型之路

零度智控由专业市场转向大众市场的确不算轻松。

一般来说,对专业用户而言,可能更注重功能性,比如,对飞行时间、可靠性、安全性、精准度等要求很高,但对价格、外观、设计、界面等并不会特别敏感,只要好用,能完成飞行任务就可以。

但大众用户不一样,大众消费电子产品逐渐培养起了用户较高的审美趣味,尤其是苹果等强调极致用户体验的公司,使得大众用户更注重工业设计、美观、性价比等元素。因此两个市场的侧重点完全不同。

“以前飞控之所以卖得很贵,因为市场很小,为了保持公司利润不得不这样做;其次,每个飞控是需要一些比较严格的环节进行测试,成本不低;第三,我们对客户的响应也非常高,出现问题时就要派人去处理,做的工作也比较多。”

但现阶段面向大众市场,虽然技术上没有障碍,但是在生产制造、供应链控制,尤其是大批量的工业流水线作业方面,缺乏相应经验。

杨建军并不否认转型中的挑战:“个人产品是批量生产,对生产、品控、供应链管理,这是我们原来的领域不需要考虑的,所以转型过程中,我们的观念、能力、公司结构、人员等,都会发生很大变化。”

最大变化还是经营理念,一如杨建军所言,做专业市场时,一直都靠自有资金来发展,这种方式也并无不妥。但进入到大众市场,无人机领域的玩家越来越多,资本开始大量涌入,拼的不仅是技术,还有发展效率和市场话语,零度智控此前的这种运作模式,已无法满足公司的发展。

“硬件迭代周期比较长,代价高。一点错误都会带来大量召回,这是灾难性的。所以,当大疆以推量的方式进行新产品发布时,问题就来了,产能跟不上、资金跟不上,周转一次资金十分惊人。”

但零度智控最初并不太重视这件事,在他们看来,有钱当然更好,如果没有,以他们的自有资金也可以持续发展。可随着对宏观市场环境和资本作用的了解越来越深,接触资本的机会越来越多,他逐渐改变了想法。

“据说,大疆最开始融资时其实非常困难,做各种路演都没人看好。我们可能还好点,因为有专业技术,还有大疆这个样板在前面探路。”杨建军同时认为,大疆已做得很好,对后来者来说,就有了明确方向,所以融资的时候就会有一定优势。

但并非所有资本都明白这个新兴行业,“资本市场对新领域并不是太懂,会以其他行业的经验来套,但其他行业的经验不一定合适。他们看不懂未来你要做什么,他觉得现在已有了大疆,你可能只能做千年老二,希望你差异化,避开大疆的领域。”

这种建议不能算错,杨建军同样认为差异化有必要:“大疆要做大众市场,可能更关心性价比,我关心的是安全性,这就是我的差异化,但资本不一定懂,他们觉得安全性这东西太虚,我只能说掉下来砸到人砸到车,这样的事还没有真正发生,但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无序的发展下去,这种事情是迟早的。”

因此每次跟资本打交道,杨建军都像在给他们讲课。接触的资本多了,懂行了,后来开始慢慢接触专业资本,产业资本,方向性就比较强,直到完成pre-A轮融资:“终于可以专心研发和生产了,过程比较痛苦。”他有点感慨,这个技术出身,讲起话来逻辑性严密的33岁创业者,终于暂时不用为明年的重要战役担心弹药了。

 

结束语

其实,无人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个细分产业,更多意义上,可以作为空天产业的延伸基础而存在。

与地面产业不同,空天产业至今是人类商业的空白,无人机某种意义上可以成为空天产业的一个承载平台,或许可以从中诞生众多的垂直化的空天商业模式。从这方面看,无人机商业将是个充满想象的宏大故事,作为空天产业的基石,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文|马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向作者提问 加入文集
第一时间获取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媒体」,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

2

要评论?请先注册或者登录,您也可以快捷登录:

zhangzhang 笑笑
其实,无人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个细分产业,更多意义上,可以作为空天产业的延伸基础而存在。
举报 点评
有料
证券之星 满城都是黄金甲
无人机有什么发展前景呢
举报 (1) 点评
^